饕餮和渡鸦

脾气不好,忽惹。
“Have you ever heard of world zero.”
“It was the last place for a girl.”
“But they are destroyed by you.”
“How do you confess your SINS?”

感觉要成开坑狂魔


不敢写∞和沃可的故事,越写越难受。

所以我为什么要给她们设置这么悲惨的身世,这不找虐吗😭😭😭😭


大,大概就是双方都有悲惨的过去,于是成为了朋友,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一方调戏另一方另一方挖苦一方,俗称互怼

就是双方表面看是爱情但其实是友情的感觉

get到了√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就是有一对不配为父母的家伙了

最近一直在构想它们的过往。
已经构成一些概念,就是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毕竟身边的人都说我吃饱的撑的,没事写这些题材的文。
可我不觉得。写它们除了完整设定外,其实也是警告自己、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以及呐喊的说。
还是剧透一下吧,或许这样在发文不会被人骂啥的,至少让大家都有心理准备_(:з」∠)_
下面剧透不属于文中内容
“天使最终变成了恶魔,感情这东西还是去死吧。”
“拥有无尽智慧可不是什么好事,在被烧死前,蓝玫瑰如是想。”
“它们只是为生存才屠杀,但你们呢?仅是为了口腹之欲就无规矩的滥杀,呵。”
“我不反对你们屠宰,因为那是你们率先进化的结果,可你们的欲望是无尽的,我无法满足。”
“创造语言的女孩被人供奉为神,直到那人的到来。”
“正如预言所说,她被所爱之人溺死。”
“为什么它们这么讨厌我呢?是因为我没有听力吗?”
“神啊,我们只是比它们缺失一种五官能力,为什么要遭受它们的歧/视?是因为我们天生注定要被嘲笑吗?”
“雪滴花在战场上绽放,蝴蝶立于雪滴花上,远方的百合花已经枯萎,橄榄枝被折成两段,哀嚎声从未停止过。”
“为什么……为什么……我才是原创者,为什么它们都说我才是抄袭者……”
“勇者屠杀巨龙,但巨龙并没有惹它们,为什么我们要被屠杀?”
“人工智能……也能有感情吗?”
“我只是一个怪物而已,所以我可以向人类复仇了吗?”
“Kill My Time!”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是否存在过?”
“我……真的是一个人吗?”
“姐姐帮妹妹完成梦想,妹妹帮姐姐完成心愿,她们最终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只会画画和写小说,能在最后的时光创造一个证明自己存在过的世界,我已经很开心了。”

感情、记忆、另类的幸福和杀戮、语言、灵魂、蝴蝶、小说家、巨龙、机械、怪物、时间、两份残次品。
∞是由这些东西组成的,同时这些东西也是∞创造的

恶始,善终。

零、三十六、起源

暑假得咽喉炎时想出的词,每次一看到这词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哭(。
————————————————
呼吸机传递氧气  为创造者延长生命
心电图跳动声音  令创造者心烦
仅剩的友谊给予最后的建议 
挣扎着从床上起身
开始拿起笔和纸
完成四分之二的梦想
第一天我创造感情和记忆
第二天我创造另类的幸福和杀戮
第三天我创造语音和灵魂
(并将灵魂溺死)
第四天我创造失聪者和失语者
第五天我创造蝴蝶和小说家
第六天我创造巨龙和机械
第七天我创造怪物和时间
今天我创造了两份残缺品
(并继续创造属于我的世界)

已无力抬起的手  此刻举起笔不停地在纸上书写着
抽屉里放着的  是努力描绘的结晶
桌面上的书信  令创造者充满力量
“已经被认可的呢!”
微笑着看着支持者们的期待  回想起已失去的一切
第一天我被失去自由资格
第二天我与亲情正式决裂
第三天我与部分友情告别
第四天我与四分之二的梦想擦肩
第五天我失去幸福和永远
第六天我不甘心屈服命运
第七天我寻找存活的意义
今日我为明天赌上了未来

开始回想平凡的一生  生命已开始流逝
似乎有人在为我哭泣  是幻觉吗?
病入膏肓的造物主在最后的时光创造了一个世界
将绝望化作力量  将希望融入笔尖  将残缺合二为一

遗憾着流下眼泪  去向另一个世界
抱歉   为一切打上句号  各位再见

病入膏肓的造物主在最后的时光创造了一个世界
将绝望化作力量,将希望融入笔尖,将残缺合二为一,只为完成四分之二的梦想。

其实目前写过的许多文(包括自己创的世界观)最初的灵感来源都是自己做梦时梦见的一些场景/一个片段/一些一闪而过零碎文字
而且一些自己世界观下的人设(唯、维卡、森罗万象、曼斯特、沃可)最初灵感来源也是做梦时梦见的一些人(虽然自己画不出梦里的十分之一(。)
突然发现自己做的梦都好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