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和渡鸦

脾气不好,忽惹。
“Have you ever heard of world zero.”
“It was the last place for a girl.”
“But they are destroyed by you.”
“How do you confess your SINS?”

“你为什么在这里?”

孩子不语。

“你从何而来?”

孩子摇了摇头。

“你要去哪?”

孩子继续摇头。

“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是的,所以我唯一聪明的地方就是我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孩子笑了笑,手中的笔早已被她折成两段。


☆:“很庆幸你脑袋开窍了,二货。”

☆:“并不是所有的暴力都可以用沉默解决的。”

☆:“一味迎合和忍受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我们要学会用适当的暴力来解决问题,有时候以暴制暴更能解决问题。”

☆:“我希望你明白,二货,自我堕落没有什么用,只会让那些小人得寸进尺。”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你要学会以暴制暴,以恶制恶,以善报善,以牙还牙,它们踢你一下,你要踢它们十下,它们打你十拳,你要还它们一百拳。”

☆:“最后再说一遍,那种人没资格哭泣,它们唯一的资格就是被人打,被人唾弃,懂?”

我:“我懂了,谢谢。”

☆:“能懂就好,孺子可教也。”


戴面具的怪物和被视为厄运的女孩走了

后来女孩成为了戴面具的怪物


在下一次毁灭之前,我不会对我所做的一切后悔或忏悔


“假设。”我说:“让我们来做一个假设。”

“假设创造我们的那个人,其实祂并不存在,祂和我们一样,也是在一次灵感爆发之后被创造出来,创造祂的那个祂借了祂的手,创造了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的前身,之后‘它’觉得这个世界不完美,于是编出了祂死亡的结局,让这个世界的前身毁灭了,之后‘它’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创造了新的人物,但‘它’想把属于这个世界的前身的我们也编入新的世界,于是新世界变成了由旧世界毁灭之后重新演变出来的‘后续’,我们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复活’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饕餮咬牙切齿地说。

我歪着头,看着那张和我相似的脸,嘻笑着说:

“我只是想知道,究竟是我创造了你?还是你创造了我?又或者我们从没有创造过对方,这一切只是某人的恶趣味?”

“至少我明白一点。”

饕餮一手拎起我的衣领,对我吼道:“至少我明白一点,那就是你是一个疯子!”

“是呀,我是疯子,祂创造了我,让我创造了这个世界,却让我一次次毁灭它,我都觉得我要疯了”

“我们都是不存在的,我们的命运早已被定好,可笑的是我们居然自相残杀,我们是可笑的,可悲的。”

“我应该把你扔进镜湖里冷静冷静。”

“你可以试试,但是你做不了,我的‘权限’比你高。”

我咯咯地笑着。


异常生物见闻录要动画化啦!!!(高举异常大旗)


“战争?”


“呵,只不过上位者的斗争罢了,我们这些平民只是这场斗争中的牺牲品。”


“所以我才这么讨厌那些上位者,它们是战争的起源,不是吗?”


森罗万象喝着奶茶,笑着说

————————————————————————

想了想森罗万象对战争的态度,对森罗万象来说,战争只不过是上位者之间的斗争,但对于她而言,战争是她挥之不去的噩梦,这个噩梦所留下的阴影注定伴随着她一生,这也是她为什么会自/杀倾向的原因。

开始画森罗万象的时候,其实我是想引用“庄周梦蝶”这个成词故事来决定她的过往的(这就是为什么森罗万象会有蝴蝶翅膀),后来画完时我正好在听一首反战歌曲,对此深有感触,于是森罗万象的过往是“经历过战争的”,再后来,接触了很多反战题材的小说/歌曲/图片等对“战争”这个词越来越反感,于是森罗万象就这么诞生了


生而为人的无奈和疲惫

所以为什么要活着呢?

最后不还是化为尘土。

唉,不想了,累。


“只是替罪羔羊而已。”

“那你呢?你又是什么”

“我?我只是,”

“一个罪人罢了。”

2018对lo主的印象

想知道自己在大家印象中是怎样的ヾ(@^▽^@)ノ